怀化学院高教所
  首 页 » 高教杂谈 » 正文
公平应是教育政策首要考虑因素
[ 作者: 高靓   出自: 中国教育报   发表时间: 2009-06-04   点击: 635 ]
   “教育公平仍应是各国制订教育政策时需要考虑的首要因素”,近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教育助理总干事尼古拉斯·巴纳特在坐落于北京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农村教育研究与培训中心接受记者采访时开门见山地指出。

  巴纳特从2007年开始担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教育助理总干事,全面负责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有关教育的事务,此前他一直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年度《全民教育全球监测报告》的总负责人。他说:“当前,全球初等教育入学人数已经比上世纪90年代增加了4000万。但是,与此同时,教育质量方面的不平等透过学生的学习结果显现出来。”

  目前,一些国家希望通过扩大家长对学校的选择权,促进学校教育质量提高;而另一些国家则将教育投入与治理的权责移交至下级政府和学校,通过创办收费低廉的私立学校,解决教育资源不足的问题。对此,巴纳特说:“无论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还是经合组织的大型国际调查项目,都没有显示出择校对提高教育质量有明显促进作用,而扩大学校选择权和教育权力下移都存在着潜在的不平等因素。”

  巴纳特强调:“在消除不平等方面,政府的政策、规划和管理起着决定性作用,因为它决定着教育投入和资源的分配,以及教育系统良性运行的机制。这也就是为什么《2009年全民教育全球监测报告》的主题定为‘消除不平等:治理缘何重要’。”那么,什么是有效的教育治理,从各国经验来看,有效的治理是否存在一些共同的特征?对于记者的这个问题,巴纳特笑着说:“这个问题很有意思,从各国经验看,有效的教育治理肯定是有一些基本的共同特征,比如国家要对教育有足够的投入和重视,设立明确的目标并监测进展,教育政策的执行过程要公正、透明,注重女性、少数民族、贫困人群的利益和需求。但是,正如贵国邓小平先生的一句名言,‘不管黑猫白猫,只要能抓到老鼠就是好猫’,有效的教育治理并没有特定的模式。”他举例说,同样是择校和教育权力下移,在有些国家就成功了,比如瑞典允许家长为孩子选择非公立学校,并提供国家资助,使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共同提供优质而平等的教育。但是,这种制度所需要的条件并非所有国家都具备,如果政府不能同时采取措施保护处于不利境地的儿童,学校体系便有可能扩大不平等。

  “因此,各国在制订教育规划时,应该从本国的国情出发,借鉴别国教育经验时,应该先了解当地的背景和环境,分辨清楚哪些是适合本国学习和吸收的。”据巴纳特介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也在为发展中国家制订教育规划提供帮助,每年发布的《全民教育全球监测报告》就是为了帮助各国清楚了解自身和世界教育的发展状况,并据此作出改进。

  对于今年《全民教育全球监测报告》提到的“全民教育六大目标可能无法如期实现”这一问题,巴纳特说:“首先我要指出的是,全民教育已经取得了很大进展,在参与统计的129个国家中,有100个国家已经实现或正在顺利向全民教育目标迈进,但是仍有29个国家与全民教育目标相距甚远,很难如期实现目标。对于这部分国家,最大的困难在于资金不足,发达国家的教育援助无法兑现。在撰写《全民教育全球监测报告》时,我们已经预料到,金融危机可能使教育捐赠和援助减少,现在事实证明了我们的预测。”全民教育的重点在农村地区。“金融危机对发展中国家、农村欠发达地区的影响更大”,巴纳特再次重申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这一观点,“失业率增加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未来也可能出现学校入学率的下降。”对此,巴纳特建议,重新认识职业教育的重要性,投资教师队伍,将教育、健康、就业和扶贫等联系起来,同时要有全球和长期发展眼光,在和平、可持续发展、社会公正等观念下促进教育发展,因为“选择一种教育,就意味着选择了一种社会”。

 据了解,巴纳特今年以来已经两次到访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农村教育研究与培训中心。他说:“中国近年来发展农村教育取得了显著成就,希望通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农村教育研究与培训中心这个平台,更好地传播中国的经验,发挥更积极的作用。”

文章录入: admin | 责任编辑: admin
上一篇文章: 求职热潮一浪高于一浪... 下一篇文章: 天津大学校长龚克:学生...
  • 版权所有 怀化学院高等教育研究所
  • 联系方式 地址:怀化市鹤城区迎丰东路612号
  • 邮编:418008 电话:0745—2851215 电子邮箱:hhxyjyyj@163.com